深圳的增长速度更加迅猛】 【 经过温馨的阅读一夜之后】 【并对项目组成员提出了殷切希望
当前位置: 主页 > 品牌认识 >

深圳的增长速度更加迅猛

时间:2018-04-20 07:09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点击:
特别是2004年的“统转”,在补偿方面沿用1992年“统征”的标准,但事隔十二年,深圳的地价早已翻番,而关外的原村民对土地升值也已经形成早先难以比拟的强预期。面对“统转”,原村民及其基层组织不难估算政府给付的补偿与日后土地升值之间的巨大落差。于是

特别是2004年的“统转”,在补偿方面沿用1992年“统征”的标准,但事隔十二年,深圳的地价早已翻番,而关外的原村民对土地升值也已经形成早先难以比拟的强预期。面对“统转”,原村民及其基层组织不难估算政府给付的补偿与日后土地升值之间的巨大落差。于是,原村民及其基层社区组织纷纷抵制“统转”,并在自己实际可以控制的土地上“种房保地”,形成“违建”和“抢建”高潮。

◎所谓“种房保地”,是村集体和村民在其实际控制的空置土地上“种”上房屋和建筑物,来增加政府未来使用此处土地的拆迁成本和补偿成本,以此保护土地。

◎光有高速发展还不能吸引我们,深圳真正吸引我们的地方是在它高速城市化、高速人口流动的情况下所产生的巨大困局,这个困局从用地角度来说是合法用地和合法外用地的并存,从建筑角度看是高度现代化的城市与巨大的城中村的交融。

事后看,“统征”和“统转”除了谋求国有土地增量的相关收益外,更重要的是谋求消减国家土地管制对城市发展的束缚。在体制上,“统征”和“统转”完成了土地的全盘国有,终结了原先国有土地和农村集体用地并存的二元格局。

始料不及的是,“统征”和“统转”却造成了“对下”的麻烦和紧张,并由此悄然形成了一个新的二元结构。

1987年深圳土地的“第一拍”,打开了工业化、城市化的土地之门。1992年邓小平南方谈话之后,深圳的增长速度更加迅猛,平均每年新增建成区面积35平方千米,相当于东部一个中等县级市的市区面积。如此高速发展的势头,依赖大量新增建设用地,势必受到国家土地管制政策逐年收紧的限制和掣肘。

深圳的土地制度改革不涉及耕地保护的问题,50%的生态线已经划死。深圳是一个纯粹的如何提高土地利用效率的问题,它既是中国城市化的缩影也有自己独特的地方。

课题组成员(按姓氏拼音排列):崔旭、黄懿杰、李安宁、李力行、李昕、陆振朋、茅锐、乔仕彤、王敏、吴鸾莺、徐建国、徐建炜、薛兆丰、杨继伟、尹建红、张惠强、张霁阳、张琰、周末、周其仁。

更为严峻的是,生活在“违法建筑”里的外来人口高达七百多万,约占全市总人口的一半。这一数量庞大的群体参与着深圳的建设,事实上也对深圳发展做出了不可抹杀的贡献。他们与原村民一道,构造了一个“非正规深圳”。在“非正规深圳”的“原农村集体经济组织继受单位”里,也有党组织、行政机构及合法的经济组织(社区股份公司),并实际担负着对深圳市半数人口的公共服务与社会治理。任何一届深圳政府在处理“合法外土地”和“违法建筑”问题时,都不能忽视这种“非正规活动”的组织特征。

在此背景下,深圳市政府在1992年出台了《关于深圳经济特区农村城市化的暂行规定》,对原特区内农村土地实行“统征”,即把特区内全部农村土地转为城市国有土地。2004年,深圳市又对特区外实施“统转”,把全部关外农民转为城镇居民,以此实现深圳市全域的土地国有化。

“统征”和“统转”完成了土地的全盘国有,终结了原先国有土地和农村集体用地并存的二元格局。却造成了“对下”的麻烦和紧张,并由此悄然形成了一个新的二元结构。

结果,经过两次推进,深圳全域土地在名义上已经全部国有,消除了在其他城市尚存的城乡土地二元所有制;但在全盘国有土地之内,深圳又生成了一个“法内世界”与“法外世界”旗鼓相当并密切交织的新的二元结构。

根据2010年深圳完成的农村城市化历史遗留问题违法建筑信息普查统计结果显示,全市农村城市化历史遗留违法建筑普查总量为35.7万栋,建筑面积为3.92亿平方米,用地面积131平方千米。如此规模的“合法外土地”与“违法建筑”,在中国特大城市里颇为罕见。

深圳所有的土地都已经实现了国有化,终结了城乡二元的土地制度,我们作为经济学者非常感兴趣的是,名义上的所有制已经统一,但实际上的产权制度是什么样的?对资源配置又会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责任编辑:admin)